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乱欲  »  出差玩了俩女人
出差玩了俩女人
2007年我开始参加工作,对于未来一无所知,毕业那年因为工作原因,与女朋友进行了一年的异地恋情,最后这段爱情被距离、时间、现实所打败,而后的工作也不是很顺心,后来公司进行调整,开始往外地发展业务,我退掉了租住的房子,因为我基本常年的在外地出差,偶尔回到本部也就呆一两天,所以没必要再交房租。


  刚开始出差还很兴奋,因为可以免费的全国各地的跑,领略各地的风土民情。看全国各地的漂亮女人,再外奔跑两年就觉得累了,乏了,因为每天一睁眼都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边睡着陌生的女人,在外必须看别人的脸色,凡事都要忍着,但是生活所迫,这是我的工作,不过唯一让我觉得出差还有乐趣就是:在外地你可以随便发展一段艳遇,一夜情,而后就各奔东西,如果你上的那个女人不错,下次你再来这个城市的时候可以再继续,但是不能多,一多就容易因性生爱。


  我第一次出差是在2008年的夏天,那是公司第一次开展外地业务,我与我们公司市场部的经理和会计三个人来到郑州。


  市场部经理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四川女人,我们叫她红姐,眼睛不大但是很有光,这种光就是那种很勾人的光,鼻子很挺,嘴唇很薄,第一次看她的脸你会就觉得这人会很严厉,但是相处一下就会发现她是那种工作是严厉,生活中很随和的人,非常能喝酒。身材不错,163的个头,浑圆的胸部和翘臀,只是腰稍微有点粗,但是不太明显,估计也是那种站起来看不出肚子,一坐下就有三层救生圈的样子,不过我很喜欢这样子有点肉的女人。


  我们的会计是个三十四岁的山东已婚女人,我们都叫她青青姐,长相很普通,就是那种扔进人堆就找不到的那种,比红姐个字高点,腿有点粗,但是胸部很大,而且上衣大多数都是那种领子开的很大的衣服,在公司经常看到她弯下腰捡东西或者干什么的时候,酥胸半露,但是可能是生过孩子又不注重保养的原因,胸有点下垂,腰部的赘肉很明显。


  我们第一次来郑州,住在汉庭快捷酒店郑州汝河路店,到酒店已经是下午,我们各自回房间休整了一下,然后准备约谈客户。


  晚上去客户那里之前我们先吃了个七分饱,因为郑州人敬酒很凶,所以不能空腹过去,不然明天可能就得住医院,晚上七点我们到达定制的饭店包房,点好菜,等客户过来,大概七点半左右,客户就到了这里,来了6个人,四个男的,两个女的。


  红姐分别介绍后,各自就坐,然后就是寒暄、敬酒,客户说来到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而他的规矩就是:他们分一陪,二陪……从一陪开始轮流来给我们敬酒,一敬就是三杯,客户这边敬完,我们才能去敬,我们三个人哪里能抵住六个人,很快我就觉得头晕的不行,还是红姐为我顶了几杯,红姐不愧是干了多年的市场,酒量也练出来了,而青青姐就不行,看样子比我醉的还厉害。


  喝完酒,客户非要请我们去泡温泉,我们阻止不过,就只能答应,出了酒店,在我们面前停着他们开了的两辆丰田的房车,司机开门把我们让了进去。在车上昏昏的就睡着了。


  而后我们驱车到达的是位于郑州市北的一家度假村。我们下车,服务员将我们各自带到更衣间,因为车上睡了一会儿,酒有点醒但是头依旧很疼,而且想吐又吐不出来。


  在更衣间缓了一会,就换上出去了,由服务员带到了温泉池。下到池子里面顿时觉得浑身一酥。舒服的想睡觉,几个老板也已经在靠在池边打起瞌睡。我也眯瞪了一会儿,就被尿憋醒了,起来去洗手间,方便时听到隔壁女厕有很强烈的呕吐声。


  走出去,发现客户中的一个女的很面熟,她也看到我就过来跟我打招呼:「刘先生!」我这才想起来她是一同来的那两个女人中的一个。因为从见面就只是寒暄,喝酒,没有真正的交流过,又加上我喝多了,还有就是此时她是卸了妆了,所以一时没任出来。「邹小姐,您这是在门口干什么?」「任小姐喝多了,在里面吐呢!她不让我进去帮忙,我只好在这等她。」她说的任小姐就是青青姐。我也没事就跟她在门口聊了起来,这是自习打量了她一下,此时的她卸了妆,眼睛没有刚见面时那么大,很普通,鼻子也很普通,嘴唇很是饱满,五官搭配起来觉得看着很舒服,裹着浴袍,看着身材很好,胸部饱满,小腿很细,肩膀很光细。


  她发现我打量她觉得不好意思,忙低下头,问我:「刘先生,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被她一问,我觉得不好意思了,忙说:「不好意思,邹小姐身材很好,所以我不自觉的多看了几眼。」


  「刘先生过奖。」


  场面一时尴尬,这时青青姐出来了,一脸憔悴,但看着样子这次确实喝的多了,平时青青姐很少喝酒的,即使面对客户也是掌握的很有分寸,差不多了就装倒,怎么这次喝的这么厉害!


  青青姐出来后对着邹小姐连说不好意思,邹小姐:「要不这样,我们在这已经给几位定好房间,我送任小姐先去休息。」这客户想的真是比我们还周到。丽华姐:「不麻烦邹小姐了,让小刘送我就行。」也对,如果一会不小心吐人家一身,也影响形象,我就也说还是我送吧。最后邹小姐带我们去服务台给了我房间门卡。我顺着指示把青青姐送到了客房,把青青姐放到床上,出去跟服务员要了一瓶酸奶,和解酒的药,青青姐只吃了药,说酸奶喝不进去。


  我给青青姐盖上被子,想要出去,这时青青姐拉住我让我陪她一会儿,我想也是,一会儿再吐了怎么办,我刚想到这青青姐就吐了,正好吐了我一身,青青姐忙说对不起,我说没事没事,洗洗就行了,可我穿的是浴袍,自己的衣服还在更衣间,这样出去不合适,而且刚刚忘了要我房间的门卡了,可能青青姐看出了我的尴尬,就让我在她这洗吧!她出去再给我拿身浴袍。我想也只能这样,就走进洗手间。


  因为自己生活惯了也就忘了关洗手间的门,水很热乎,顿时屋里就满都是水气了,我想快洗完,怎么青青姐还没拿衣服过来,刚想到这,觉得我小弟弟好像被抓住了一样,我低头一看,是青青姐,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我一点也没察觉,可能真的喝多了,神经反应慢了?但我给她喝的是解酒药不是春药,这种情况叫什么啊!


  我还没来得及叫她,就觉得小弟弟一暖,她竟然把小弟弟塞进了嘴里。口交?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这算是什么?但是很舒服,可能小弟弟好久没有爱的滋养的原因,一下就坚挺了,显然青青姐也是吓了一跳,忙把它吐出来,抬头看着我妩媚的笑了一下:「是不是很久没做了,才碰一下就硬了,都通到我喉咙了。」别说,此时洗手间雾气朦朦,再加上青青姐刚才的呕吐,脸上有点憔悴又有点妩媚,确实比平常多了很多味道,我也没理她,按着头示意她继续。


  她用舌头一会儿挑逗我的龟头,一会儿把我的小弟弟整个含进嘴里,在嘴里用舌头舔,就像在吃棒棒糖,手一直在抚摸我的睾丸,不时还吸两下,很是熟练,而平时给人的印象很是传统,不想口活还如此的棒。


  我舒服的开始呻吟,她也开始呻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上的浴袍也脱了,两个大奶子在那伴随着一晃一晃的,当我感觉我下面要射的时候,我立刻让她停止了,我把她放到洗手间的洗漱台上,就开始亲她,她的舌头还沾着我的点点精液,我用力的吸着她的舌头,恨不得,吸掉,因为很久没有接触了,一时我积攒的兽性全部爆发了出来,我开始下移,亲她的脖子,胸口,然后一直手抚摸她的胸,一边吸允着她的另个乳头。


  她的乳头略微有点黑,但是很大,吸了几下,就挺起来,足有三公分长,我大力的吸了两下,吸的她直叫冤家,小点劲儿,一边的呻吟着,玩了一会她的胸,我滑到她的小穴,那里已经湿了,掰开看,有些乳白色的液体。「姐姐,你还真是饥渴啊!都湿成这样了。」


  「冤家,那你给姐姐吸干。」说这句话的语气怎么觉得那么骚呢!这里越吸越湿,怎么会越来越干呢?


  我轻轻用手指碰了下她的阴蒂,那里立刻硬了,同时她发出舒服的呻吟,我又挑逗了几下,顿时从小穴流出水来,这口井还真是水源丰富,俯下身,用舌尖慢慢的舔着,她舒服的呻吟:「冤家……啊,弄的我那好痒啊!」我用牙轻轻咬了下她那硬硬的阴蒂,她整个身子一缩,然后又张开腿,欢迎我的到来。


  我用了吸了吸她的阴蒂,舌尖伸进小穴不停的挑逗。「冤家,弄的我好舒服,姐姐不行了,快点。」我一边吸着她的阴蒂,一边将中指伸进小穴,接着将食指也伸进去,双指一弯,开始抽插,还没几下就听:「冤家,冤家,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她抱紧我的头,一痉挛,下面喷出来好多水,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喷水。


  她舒服的喘息了一会,又蹲下开始给我口交,看样子她还没爽够,我下面也涨的不行,就让她趴在洗漱台上,正准备要插进去时,突然意识到没有套套,就问:「姐姐,没套套行吗?」


  她喘着粗气说:「冤家,你快点,姐姐安全期,没事,快点。」我一听,马上就对准位置,因为之前已经湿的不行了,吧唧一下就进了,从跟女朋友分手,已经一年没做爱了,我一边猛烈的抽插,一边控制节奏,怕不小心就射了。


  「冤家,姐姐好舒服,快点!」我继续猛烈的动着,很快她有是一个痉挛,我没管她,把她翻过身来,继续的动,「冤家,冤家,好猛,插到姐姐的洞底了,好舒服,冤家,用力的操姐姐,操啊!」


  我把她抱起来靠在墙上,她跟着节奏上下的动,很快就抱紧我,她又一次高潮,她还真是高潮来的很快,也对,她这个年纪正是性如狼虎的时候。这样抱着是很累,我们干脆趴在洗手间的地上,她坐在我身上欢快的上下动着,我用力的揉搓着她的两个大奶子,不时的起来跟她接吻,她太尽情了就咬了我的舌头,骚货,接着她调整姿势,还是坐在我身上,只是换成背对着我,这个姿势让我很舒服。


  我享受了一会就觉得小弟弟已经涨的不行了,感觉要喷了,马上把她摁在地上,采用传统的传教试,猛烈的抽插,「姐姐,我快不行了,要射了。」「冤家,我也快了,让我们一起吧!就射我里面,我喜欢射我里面。」几乎同时,我们一阵痉挛同时到达高潮,我摊在地上,大口喘气,她爬起来,吸我小弟弟上的精液。然后爬到我身上舒服的喘着气。「冤家,真厉害,弄的我连着三次高潮,加上我刚刚帮我口交,四次,舒服死了,真的是要死了!」我说:「没想到你骚成这样。」


  休息了一会,我们互相洗了洗,我没问她今天怎么了,因为她想说自然会说。我出来一看马上就11点了,我们做了90分钟。我忙穿上新浴袍就出去了,忘了还有客户需要陪呢!


  当我从青青姐的房间出来,突然从隔壁房间出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市场部经理——红姐,她也看到了我,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诡异的一笑,弄的我浑身不自在,当我反应过来,要打招呼的时候,她已经往温泉池的方向走去,她应该应经醒酒了,但是走路的样子确怪怪的,就像也经历很多高潮一样,我路过她房间门口的时候扫了一样她房间的门,好像并没有关掉,好奇心作祟,我便偷偷打开进去了,浴室的门敞着,有些水汽,应该是刚冲完澡出去,但是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很淡。害怕她突然回来,我就赶忙出去了。


  到了温泉池那边,几个客户跟红姐坐在池边的休息区正开心的聊着,红姐看到我过来冲我狐媚的一笑,笑的我直腿发软。几个客户中的两个女性不在,应该是去休息了,我过去坐下,客户递给了一支烟,就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这期间红姐的眼神总是怪怪的看着我,不时的往我身下扫,让我心里直发麻,又一会儿,突然来了四个女人,很自然的坐在了老板的腿上,这四个女的很有气质,但说话发嗲,说自己困了,让老板陪她们回屋休息,不然自己害怕,那嗲的让人听了想吐,几个老板确很受用,就跟我们告别走了。


  这下就只剩下我跟红姐了,一时无话,我就主动提出回屋休息,红姐站起来也往房间的方向走,走到服务台我跟服务员要了门卡,当我们快走到房间时红姐突然问我:「小刘,你是去自己房间还是去青青房间?」被这一问,我后背突然发出一阵冷汗,我跟青青姐的事情她知道了?我忙说:「当然是回自己房间。」


  她听到哦了一声问我:「那会不会偷偷留到其他房间去啊?」我忙说:「当然不会,我头还晕着早想回去睡觉了。」她点点头,因为我和她的房间隔着青青姐的房间,我怕再这样说下去,青青姐会听到,就忙开门准备进去,我刚打开门准备进去的时候,她突然对我说道:「小刘,我也喝多了,现在还很难受,需要人照顾。」说完她就进自己的房间了。


  我站在门口一时没有反应出这句话的意思,就进门了,头真的很疼,躺在床上就打算睡觉,刚躺下就听到床摇晃的声音,接着就是一个女人的叫床声,「啊……啊……」伴随着很舒服的呻吟声,叫着,「亲爱的,爱死你了,快把我操死吧!」


  我仔细的听着,辨别这是哪里发出来的声音,是不隔壁,不是青青姐那间,听着听着我的小弟弟也硬了起来,顿时觉得欲望难耐,因为青青姐那次,我的小弟弟像是开了封条一样,很容易勾引起我的欲望,不行,我一定要把她发泄出来,这时我想到了青青姐为我口交时妩媚的样子,我就打开门准备去青青姐房间再干她一次。


  当我走到青青姐房间刚要敲门时就听到青青姐隔壁隐约有呻吟的声音,是红姐房间传出来的,这时我突然想到了红姐刚对我讲的那句话:「小刘,我也喝多了,现在还很难受,需要人照顾。」我便悄悄的走到了红姐的房间门口,门是虚掩的,我悄悄的打开门走了进去,贴着洗手间的门往红姐的床上看去,看到了红姐自慰的画面,她的耳朵贴在墙上,好像听着隔壁的动静。


  我自习一听,隔壁也传来一阵一阵的呻吟声,是不是红姐和我一样,听到这声音勾起了自己的欲望,开始寂寞难耐的自慰起来,她一只手快速的抽插着自己的小穴,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胸部,没有了胸罩的衬托,她的胸仍然很是挺拔,乳头不像红姐那样大,但是小而混润,像小樱桃一般,她紧闭着眼睛,红唇微微张开,发出呻吟的声音,样子极其的骚。


  看她那样,我下面的小弟更加的硬了,恨不得马上去上她,但是我还是要等等,看了一会儿,红姐突然眼睛紧闭的更厉害,手也动的更快,然后突然一停,大叫一声:「啊……」然后就是一个痉挛,她高潮了,她顺着墙慢慢滑下来,眼睛仍闭着,在那喘息,好像是在回味。


  我慢慢的走到她跟前,把浴袍脱掉,将小弟弟摆到她面前,这时她也回过味来,睁开眼睛,「啊!」的一叫,然后抬头看到我正在冲她奸笑,她也很是妩媚的一笑,低下头继续看我的宝贝,咽了一口吐沫,就用手来抓,慢慢的抚摸。


  我的肉棒被她一摸又长了一点,然后只见她的脸慢慢靠近我的肉棒,然后张开嘴慢慢的将我的肉棒含进嘴里,抬头向我露出满足的表情,然后慢慢的吐出我的肉棒,伸出舌头开始舔龟头,另一只手抚摸自己的胸,慢慢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大力的吸吮着我的肉棒,但她口交的技术没有青青姐好,但是仍让我觉得很受用。


  我躺在床上,她爬在我上面给我口交,我也给她口交,她的穴早已经湿了,我轻轻的挑逗,可能是刚刚来过高潮的原因,她的阴蒂十分敏感,我一舔,她就停止了给我口交,干脆坐了起来,慢慢的享受着,「乖乖,你舔的我好舒服,恩……恩……」我把她转过身来,我一边在下面给她口交,一边我一边摸她的奶子,她的胸保养的很好,没有任何下垂,而且细腻饱满如十几岁少女,我一支大手根本握不过来。


  「嗯……啊……」呼吸越来越急促,「乖乖,我……不……行了,我要你的棒子……来满足我。」这个骚娘们,平时很是严肃,没想到这么骚,我停止了对她口交,她俯下身来亲了我一下便迅速移到我的肉棒那,舔了它一下,便坐起来,一只手握着我的肉棒,一边慢慢做下来,那表情和那慢慢的动作好像期待猎物很久,当猎物来了,确不敢迅速的过去捕捉她,而是慢慢的去靠近它,生怕猎物会跑掉。


  她摸着我的肉棒,在她那洞口蹭了蹭,舒服的呻吟,便慢慢的坐了下去,三十多岁的年纪,不知道是被干的少还是平时对小穴经常做保养,她的穴仍然很紧,弄的我肉棒很是舒服。


  当她完全做下去了,深呼吸了一下,慢慢的前后动了动,便开始迅速的上下动起来,就像抓住了猎物,要尽情的享受一样,她在我上面不断的变换着姿势,一会儿后仰着上动,一会儿背对我迅速的上下动,期间不停的浪叫:「乖乖,好爽,好大……啊……啊……你就用它伺候青青的嘛?啊……」突然抱紧我一个痉挛,高潮了。


  因为她动的太快,弄的我差点也高潮,但是我还是忍住了,我喜欢我主动掌握节奏然后再高潮。「骚货,爽够没?还要不要?」她没理我,对我妩媚的一笑,然后爬到电视旁边的桌子上,屁股翘起,张开腿,舔了下手指,用手指摸了摸小穴,「英雄来征服我。」我跳下床就就从后面插了进去,一手拽着她的头发,一手扶住她的腰,迅速的抽插着,就像在骑马一样,我狠狠的抽插着,吧唧吧唧的声音在屋内回响。


  「英雄,啊,慢点,啊……慢点,小女子受不起,啊……啊……」我没理她继续狂干着,好像驰骋草原的英雄,而下面就一直很骚的小野马。


  「英雄,啊……好爽,我要永远做你的马……啊……啊……啊……」她再次高潮了,而我就差一点,我板过身子,把她一直腿抬起来,继续猛插。「英雄,射吧,我受不了了,啊……」经她一叫,肉棒中想充满弹药马上就要发射出来,我啊的一叫,就射在了她体内,然后我们都滑到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完】